清代平阳的奇闻异事 ---- 犼龙相斗

1665

  按:龙、鳌、犼、麒麟等都是中国历史传说中的神兽,一般老百姓也认为现实中并不存在,然而,千百年来,此类神兽出现在历代书籍中记载也不少,也有人说亲眼看到龙和犼,下面是鳌江流域历史上有关的犼龙相斗的记载,这在民国《平阳县志》等地方志中均有真凭实据文字。。。。。。

  笔者偶然翻阅民国《平阳县志》卷59和《苍南千年纪事》111页,中看到清.康熙时期有一段这样记载: 康熙二十五年(1686)丙寅 夏,平阳有犼从海中,飞至空中三蛟龙,二龙合斗三日夜,一犼杀一龙,二蛟孔亦随毙,堕山谷,其中一物长一二丈,形似马有鳞鬓死后,火光犹熖起丈余。大为惊奇,随后查阅资料,在清东轩主人《述异记》卷中:“东海有兽名犼,能食龙脑,腾空上下,鸷猛异常。每与龙斗,口中喷火数丈,龙辄不胜。康熙五年夏间,平阳县有犼从海中逐龙至空中,斗三日夜,人见三蛟二龙,合斗一犼,杀一龙二蛟,犼亦随毙,俱堕山谷。其中一物,长一二丈,形类马,有鳞鬣,死后,鳞鬣中犹焰起火光丈余,盖即犼也。”《集韵》云:“犼,兽名,似犬,食人。”与此异。

  另据清同治《续修永定县志》上载:“同治二年(公元1863年),邑南有异兽,大如牛,尾似团扇,口阔,径直如盆,周身红毛,长数尺,噬人及诸恶兽,或以为犼云。

  《述异记》有载:犼,形类马,长一二丈,有鳞片,浑身有火光缠绕;会飞,食龙脑,极其凶猛。与龙相斗时,口中喷火,龙即不敌。有人尝见一犼独斗三蛟二龙,斗三日夜,杀一龙二蛟方毙。

  原文:“东海有兽名犼,能食龙脑,腾空上下,鸷猛异常。每与龙斗,口中喷火数丈,龙辄不胜。康熙二十五年夏间,平阳县有犼从海中逐龙至空中,斗三日夜,人见三蛟二龙,合斗一犼,杀一龙二蛟,犼亦随毙,俱堕山谷。其中一物,长一二丈,形类马,有鳞鬣。死后,鳞鬣中犹焰起火光丈余,盖即犼也。”“犼”种东西,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说是麒麟的爷爷,麒麟算是上古的神兽,但是普遍认为低龙一等,“犼”是麒麟的祖宗,以龙为食物,属于食物链的最上层了。另一种,则认为它是“魃”的一种,属于一种僵尸的类别。

  这是清代平阳本地著名诗人张綦毋《船屯渔唱》一首诗云。《船屯渔唱》内容网罗了平阳(苍南)的历史、乡贤、山水、名胜、风俗以至土特产等等。诗人以生动活泼的口语,为平阳(苍南)留下了一幅幅古老的风俗画和山水画,给平阳(苍南)人民留下了一份宝贵的文化遗产。 诗中所写,正是与此事吻合,这难道是个巧合吗?不对,张綦毋的父亲张南英是清代平阳唯一的正式进士,曾编撰乾隆《平阳县志》,对平阳的历史、典故了如指掌,作者应该不会不知道?而民国《平阳县志》的修撰者刘绍宽是清末温州大儒,其治学严谨,民国《平阳县志》被誉为“近代浙江方志之佳作”,如果这只是传说或迷信,不可能被收入考据严谨《平阳县志》里,这又作何解释?笔者深为不解,还望高人指点一二。

  一般来说,人类的文明进程可以大致划分为神话、传说、历史三个阶段,中国古代文明,也应该给出基本的断限作为研究的前提。有历史学家提出,按照顾颉刚、杨宽正、童书业们的意见,出于远古时代三国时期“分化演变”而来的“盘古开天”之类应属于神话范畴;出于战国末年“分化演变”而来的“三皇”也应属于神话范畴;出于战国中前期“分化演变”而来的“五帝”,则应属于传说范畴;春秋战国间“分化演变”而来的“尧舜”,在很大程度上,也应属于传说范畴;出于春秋前的人物“禹”则可以谨慎地归入“史前”历史人物从禹到桀,如果确实存在着夏代的话,那也是与红山文化相关的“史前”时期在没有足够的地下发现和其他更可靠的文献佐证时,只能谨慎地说:夏代,商代、是传说与历史之间的边缘存在阶段。而后,从西周开始,孔子《春秋》、司马迁的《史记》中所记载的一切,应该都属于历史阶段,都是真人真事了。

  而清代康熙二十五年(1686)离现代还不算久远,300多年历史,应该能够搞清楚事实真相,而这事毕竟发生在平阳,我们应该有责任把它给写出来,留给后人再继续发掘。

  犼俗称为望天吼,朝天吼,传说是龙王的九个儿子之一,有守望习惯。华表柱顶之蹬龙即朝天)对天咆哮,被视为上传天意,下达民情。又有文献记载,观音菩萨的坐骑即为“朝天吼”

  古书上说的一种似狗而吃人的北方野兽。俗称为望天吼,朝天吼,传说是龙王的儿子,有守望习惯。但人仍一般叫它“石狮”,常立于华表和房顶。

  城楼前的华表上的两只面南而坐的石犼,叫做“望君归”。据说它们专门注视皇帝的外巡,如果皇帝久游不归,它们就呼唤皇帝速回,料理政事。城楼后的两只石犼,则面北而坐,叫做“望君出”,它们的分工就不同了,是监视皇帝在宫中的行为,皇帝如果深居宫闱,不理朝政,它们便会催请皇帝出宫,明察下情。

  据说犼是一种极有灵性的动物,它每天蹲在华表上密切关注皇帝的行踪。两只面南而座的犼是专门守候皇帝出巡的,每当皇帝久出不归,荒淫作乐时,它们就会呼唤皇帝:“国君快回来料理国事吧,我们盼望你回来,眼睛都快望穿了。”于是人们称这两只犼为“望君归”。位于城楼后华表上的的两只面北而座的犼则是监视皇帝在宫中的举动的,如果皇帝久居宫中,不理政事,它们便会催促皇帝:“国君快出宫体察民情吧,不要总呆在宫中享乐,我们盼望你出来,眼睛都快望穿了。”于是人们称这两只犼为“望君出”。

  其实按照古时候说法,什么东西修炼到境界都可以成神圣,所以龙无论先天后天都能化真龙神龙圣龙。

相关阅读